✓微腐向 ✓清水 ✓鶴丸中心 ✓萬聖節開頭1111收尾

>以上接受者請繼續往下食用,不適者請右上角關閉<

-

  今天會是個非常有趣的日子,尤其對於短刀們來說;至於對不是短刀的那個傢伙來說,或許今天也可以說是屬於他的日子。

  前些天,主上給他們介紹了個節日——萬聖節。對於這第一次接觸到的新名詞,在經過主上一番詳細解說之後,短刀們個個都露出興奮期待神情;特別是在主上讓大家在萬聖節那天放個假不用出陣也不必進行內番後,包括其餘刀劍們在內,更是爆出一陣陣歡呼雷動的雀躍聲。屋頂彷彿要被掀開般,整個本丸充斥著滿滿的喧囂聲一直到天明。

part 1(鶴丸&燭台切の場合)

  「光忠……我好像、快不行了……」滿身鮮血的鶴丸踩著虛軟的步伐進入燭台切的視線後,磅咚!一個踉蹌跌入對方懷中。

  「國永?怎麼了?!」燭台切第一次碰到這種情況,致使他隨即喪失了平時的閒適餘裕,面露驚色的詢問著那隻受傷的白鶴,出口的嗓音高亢而發顫。

  鶴丸沒搭理他,不對、或許是已經沒力氣回答這個問題了。「國永?國永!」燭台切心急如焚。為了讓鶴丸稍稍舒適一點,他極力克制住自己現在的情緒,扶住對方綿軟的身軀,輕手輕腳的讓他平躺在地板上。

  「對不起啊……要扔你和廣光兩個人了w……」鶴丸有氣無力的話語弱弱的從口中傳出,那嗓音、猶如蚊吶般微弱。

  「說什麼話呢!我馬上帶你去手入!」說著,燭台切伸手就要將鶴丸抱起。

  鶴丸抬手制止了他,綿軟的出手力道,卻確實的阻止了燭台切繼續動作。「不要緊的。」他對燭台切揚起嘴角,給了他一個微笑,然後、雙眸輕輕闔上,頭像斷了線的風箏般向右擺去。

  燭台切當場愣住,足足有十幾秒鐘。「國、國永……?」他伸出顫抖不止的右手輕推了下眼前的人兒,想確認些什麼。

  下一秒、唰唰一聲突然且迅速睜開的雙眸直瞧著他。

  「唔、哇啊啊啊啊——」燭台切著實嚇了好一大跳。不過這也是理所當然的,畢竟確確實實的在自己面前斷氣的人突然又睜開雙眼看著你這不是很詭異嗎!?

  「噗哈哈哈!光忠你的表情太好笑啦www」鶴丸非但沒死也沒受傷,反而那臉上,堆了滿滿的笑意,很明顯的在為自己新耍成功的惡作劇竊喜。

  燭台切先是愣了一秒,然後雙手不由自主地開始慢慢握緊成拳,咬緊的牙關一下子鬆開來:「……國永——!!站住不准跑!!!」

  「好了、接下子輪到誰了呢w」鶴丸很快地跑出燭台切的視線範圍之外,開始打下一個受害者的主意。

part 2(鶴丸&一期の場合)

  「鶴丸殿——鶴丸殿~~」雙手做成擴音器的動作擺在嘴巴旁邊,一期大聲地呼喊著鶴丸:「奇怪了……怎麼到處都找不到鶴丸殿……明明剛才有聽到燭台切殿喊他的聲音。」他苦惱地思索著,邊踏出徹底巡查過兩三遍的鶴丸的房間。

  轉出長廊,他開始仔仔細細的搜尋著本丸每個角落。「咦……?剛才經過這裡的時候有這痕跡嗎?」瞥見了地板上暗紅色的痕跡,一期狐疑的蹲下來查看。

  隔著一層手套,他撫摸著那道痕跡:「咦等等……這是……血啊啊啊啊啊啊啊——」一期一個沒忍住大聲叫了出來

  然後在他發現這個痕跡是從鶴丸的房間一直延伸出去到遠處盡頭的時候,他再次放聲大叫:「鶴、鶴丸殿——!」 一股莫名的恐懼湧上,一期惶恐不安的站起身來,滿心焦急的加快了尋找鶴丸的速度。

  繞過七還八條走廊,還是沒有找到他要找的人。情緒愈來愈焦慮,就像魔鬼一樣蟠踞在他的心頭不斷地啃蝕著。「鶴、鶴丸殿……」整個本丸都找遍了還是找不到,一期開始灰心喪氣,步伐逐漸慢了下來。

  然而就在這時候,前方不遠的轉角、一抹白色的影子倏地飄忽過去。

  對於現在腦中全是鶴丸的他來說,那抹白色無疑瞬間點中他的敏感處。「鶴丸殿!!」大腦自動將那抹白色跟鶴丸劃上了等號,叫喊聲脫口而出,一期彷彿又點燃了希望般地朝著那轉角全力奔去。

  「哇!」在一期就要到達轉角的前一秒,鶴丸帶著滿身的血跡突地跳出轉角,從對方身前登場:「嗨一期、嚇到了嗎?」只見他笑咪咪的臉上清清楚楚的寫滿了愉悅兩字。

  先是愣了一下,接下來一期的表情開始急遽變換,幾秒後、抬起來面向鶴丸的臉明顯染上了層沉重的黑:「……鶴丸殿——!!!」竭盡全力的吼罵聲開始霹靂啪啦轟炸鶴丸的腦袋。

  「嗚哇、一期的訓話真不是普通可怕……」受不了對方一大波的精神轟炸,鶴丸趕緊腳底抹油飛速的從側方溜出了一期的視線範圍外。

part 3(鶴丸&大俱利の場合)

  連續騙到了兩個人,鶴丸此時的心情可說是非常之好,一路上嘴裡直哼唱著輕鬆的小調子。晃悠沒幾分鐘,他瞧見一道咖啡色的身影步入澡堂內:「唔哦哦哦!這次輪到廣光了嗎www」腦袋滴溜溜轉了一下,馬上好幾個點子就冒出來了。望著下一個受害者完全沒入澡堂後的殘影,鶴丸的嘴角不禁勾起一抹壞笑。

  盤算著腦中的壞點子,鶴丸很快選了個方便實行的計謀。

  他在外頭等了約莫五分多鐘後,輕手輕腳的上前掀開門簾踏入澡堂內,然後迅速閃至一旁木櫃的陰影處,左右張望了下,他很快在倒數第三排第一個敞開的櫃子裡找到了他要的東西。似乎連老天爺也非常支持他這次的作戰計畫,很幸運的、大俱利現在正背對著他在好幾公尺遠的地方泡澡。於是他三步兩步快速移動到目標物前方,從櫃子裡摸出了一套衣物後拿了就轉身躡手躡腳出了澡堂。

  「成功啦哈哈!廣光沒衣服可以穿了唷!會不會裸身走出來跟我要衣服呢www」又一次得逞的鶴丸像小孩子惡作劇成功般笑得一臉燦爛。

  不過廣光那傢伙似乎還要泡一陣子才會出來……

  等不急要見到大俱利被騙的蠢樣,鶴丸耐不住性子,索性要趁著這個空檔再去整別人。看看手上的衣服,一個鬼點子突地又誕生了,嘴角再次昂揚,鶴丸俐落的褪去了身上的一身白裝,迅速套上從澡堂木櫃裡竊取出來的衣物。

  就在著裝完畢後,背後倏地一陣熱氣圍湧而來。伴隨那陣熱氣的是掀開門簾的聲響以及迎面而來的手刀攻擊。

  「嗚啊痛痛痛痛痛……」鶴丸摀住頭頂被砍擊的地方,旋身回去看是誰那麼大膽敢攻擊他:「廣、廣光?!你你你你你——」看清來者是誰後,鶴丸吃驚地張大了嘴。

  「我怎樣?」大俱利反問。

  「你、你的衣服?」鶴丸還是不了解為什麼出了澡堂的對方會是跟進去澡堂前的模樣沒什麼不同,照理來說不是應該要裸身的嗎?!

  「啊、聽說光忠被你整的挺慘。」大俱利並沒有回答鶴丸的問題,而是沒頭沒腦地冒了這麼一句。

  「啊、摁?」

  「雖然不知道你穿我的衣服幹嘛……記得洗完放回我房間。」話說完,大俱利轉身離開。

  原本應該照著計劃走的事項被打亂了套,鶴丸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楞楞的傻站在原地目送著對方離去。

整人計畫三、失敗。

  大失敗……

part 4(鶴丸&沖田組の場合)

  沒經沒神的在長廊上晃悠著,鶴丸滿腦子都是方才失敗的惡作劇。

  太大意了,原來廣光的戰鬥能力也很強!

  經過再三思索還是搞不清剛才的情況,所以為了讓自己安心,鶴丸給了這次的失敗一個在旁人眼裡非常沒有邏輯又沒意義的解釋。

  終於開始準備思考下個行動的時候,才發現不知不覺地就晃到了後院這邊。鶴丸雪亮的雙眼盯住了坐在後院邊上打盹的加州清光。

  「找到你啦、下一個受害者w」鶴丸竊笑著跑回房裡摸出了一支蘸滿了墨的毛筆,回到後院邊來躡手躡腳的小心靠近清光。

  「這樣、然後再這樣w」鶴丸很勉強的憋住笑以防吵醒對方,給清光的左眼窩處畫了個圈圈、右臉頰添了個叉叉。

  「摁……好像少了些什麼。」把清光塗鴉的滿頭滿臉都是墨水痕跡後,鶴丸似乎還意猶未盡,稍微思索了一下後又開始揮筆作畫。先是小心地給清光每根手指的紅色指甲著了一層亮麗的烏黑,然後、用不是很好看的字跡在清光的右手臂寫上了"安定是白癡"。

  「大功告成啦www」最後在左手臂上也添了行字後,鶴丸滿意的離開了現場,躲在西側的長廊轉角準備觀望即將上場的好戲。

  耐心地等了將近十分鐘,終於、鶴丸盼到了那抹青藍色的刀劍。

  「居然給我在這裡睡覺!不是約好中午在前院嗎!?」大和守安定帶著微微的怒氣噠噠噠踏著重重的步伐朝後院邊走來。

  「摁……?」似乎是被安定製造出來的噪音吵醒了,清光睜開雙眼,伸了個大懶腰。

  安定此時已經來到清光面前,然後很快地發現了對方臉上搞笑的塗鴉:「噗哈哈哈!」他忍不住大笑。

  「笑什麼笑啊有什麼好笑的!」清光不滿地看著吵醒他然後又自顧自笑起來的人。

  「你的臉啊wwww噗哈哈!天啊……快笑死了你這蠢貨ww」

  「誰是蠢貨啊你才蠢貨!蠢貨安定!」

  「你說什——」話說到一半,安定瞥見了清光右手臂上的那行字:「……加州清光!你不想活了是吧?」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無視安定飛快上漲的怒氣值,清光爆出一連串哀號:「我的指甲啊啊啊啊——!」望著雙手原本漂亮的紅色指甲變成現在的黑色,清光的眼角已經開始泛淚。

  「嗚哇……」見到清光最寶貝的指甲被亂塗成了黑色,安定的怒氣一下消去了一大半,反過來開始安慰他:「別哭啦!大不了等等我陪你把它塗回紅色嘛!」

  「摁……」清光像個小孩子一樣抽抽搭搭的吸吸鼻子應了聲好,抬起左手用袖子擦拭著臉上了淚痕。

  「唔!」就在這時,安定不曉得為什麼唰的一下紅了整張臉。

  「安、安定?」還微略帶點鼻音的疑問從清光口中拋出。

  「你你你、你是笨蛋啊!笨蛋清光!」扔下這句話,安定邊摀著發紅發燙的臉頰邊跑走了。

  「怎麼回——唔!」猜不透對方到底要表達什麼,直到清光的眼角餘光瞄到了左臂上的黑字。上頭只有很簡單的四個字"我喜歡你"。

  雖然是寫在自己的手上,不過或許是過於難為情,清光的臉也像安定剛才一樣唰的紅了整片:「唔啊啊安定那不是我寫的啊!我才沒有喜歡你啦別擅自誤會啊到底哪個白癡寫的!」

  目睹全程,看著加州清光快崩潰的樣子,鶴丸國永止不住地在一旁訕訕笑著:「太好了呢清光,表白成功了w」

part 5(鶴丸&審神者の場合)

  「摁摁我想想哦,接下來……找主上玩玩好了肯定會很有趣!」打定主意,鶴丸離開後院朝本丸正殿的方向邁步。

  「主上。」來到正殿後,鶴丸故意壓低嗓音。

  「唉呀、大俱利嗎?」審神者慢慢抬起原本低著的頭想跟對方打聲招呼。

  但很不幸的是頭還未完全抬到跟對方取得仰視的高度,就被鶴丸給搶先伸手壓下頭頂的動作制止。

  「唔!大、大俱利?怎麼了嗎?」完全沒想到對方會制止他的動作,審神者的話語裡混著不少驚訝。

  鶴丸沒有回答他,也沒有問他為什麼一直叫錯自己的名字。沒錯、因為他現在還穿著大俱利伽羅的整套衣服,再加上沒讓對方看見自己的臉,要猜出是誰對他來說應該是挺困難的。

  「話說大俱利……你是不是變白了?」被鶴丸死死壓著,害審神者只好低著頭俯視對方的雙腳,然後赫然才覺得有些不對勁。

  「摁、光忠剛才偷了清光的乳液。」

  「他塗在你身上?」

  「摁。」

  審神者左思右想,還是覺得有什麼不大對勁的地方,於是試探性地喊了句:「鶴丸!你又在搗蛋?」

  「我才沒有!啊……啊啊等等!!」出於大腦下意識地想反駁對方,不經思索的話就這麼蹦出口,想攔也攔不住:「主上!!太狡猾了!犯規!不公平!」對自己的露餡甚是羞愧,鶴丸憤憤不平地對審神者抱怨。

  「呵呵、果然是鶴丸w」笑得一臉燦爛的審神者對鶴丸貶低自己的言語並不以為意。

  「犯規!」因為這是第二次惡作劇失敗了,鶴丸心情不是很好,索性撇過頭去背對著對方。

  「嘛別生氣啦,來、這給你。」審神者從後方一排櫃子裡取出了一個小盒子遞給他。

  「這是什麼?」

  「Pocky棒。」

  「是糖果嗎?」鶴丸歪頭,似乎不是很了解對方說的名詞。

  「摁……算是吧,是高級零食喔?」

  「只有我有嗎?」

  「應該是吧www我記得我只有買一盒而已?」

  「哦哦!那我要拿去跟三日月炫耀!」鶴丸很快收起脾氣,興高采烈的拎者手上的戰利品噔噔噔的跑出主殿。

  「啊鶴丸等等!還有這個!」審神者拋了一套衣服過去。

  鶴丸接過來一看,啊、是自己的衣服……那時只顧著生悶氣所以把衣服忘在澡堂外了。

  「去之前先換回來吧,鶴丸你果然還是白色好w」審神者朝鶴丸笑了笑,擺擺手示意沒其他事了。

part 6(鶴丸&三日月の場合)(*從這裡開始是11/11短篇賀文)

  「話說這到底是什麼呢?先偷拆開來看一下好了。」鶴丸耐不住好奇心拆開了手中零食的包裝:「哦~原來長這樣子啊好特別!」從內袋取了其中一根出來,鶴丸仔細觀察完後送到嘴裡品嘗。才剛放進嘴裡,巧克力便開始慢慢地在口中融化,隨著咬下的那一刻,餅乾的酥脆混著淡淡的巧克力香從舌尖蔓延到深處:「好吃!真不愧是高級零食!!」

  不到三兩下,一盒滿滿的Pocky棒就被吞吃掉了四分之三,不過等等還得拿去跟三日月炫耀,所以鶴丸只好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在嘴唇周遭殘留的巧克力。

  「摁?這是什麼……」正想把盒子封上,卻見到裏頭似乎有一張白色的紙:「我看看……Pocky棒遊戲說明書,摁、摁摁……」鶴丸嘴裡念念有詞,仔細閱讀了紙張上的全部內容。

  「啊!三日月!!」眼角忽地瞄見恰巧行經前方走廊的人,鶴丸連忙喊了一聲,隨手將紙張揉成一團胡亂塞回了盒子裡,咚咚咚小跑去三日月那邊。

  「怎麼啦鶴,瞧你急的這副模樣w」三日月揚起嘴角輕輕笑了笑。

  「你看!」鶴丸舉起手裡的盒子得意地在對方面前晃了晃:「主上給的哦!高級零食!」

  「哦、該不是鶴你去給人家搗蛋弄來的吧www」

  「不是啦!!那是……呃、是那個……」馬上否定之後鶴丸張著嘴想再解釋些什麼,但是卻支支吾吾吐不出半句話來。

  「是吧ww」

  「也可以算是啦……」鶴丸放棄,他實在是想不出什麼話來反駁三日月:「這不是重點啦!」興許是想趕緊扯開這話題,鶴丸從盒內取了根Pocky棒出來塞進三日月嘴中。

  「唔!」突然被塞入嘴中的東西讓三日月一下子有些反應不過來。

  催促三日月趕緊將那根Pocky吃下肚後,鶴丸旋即一臉興奮地問:「好吃嗎?是不是超——好吃的!」

  「摁、是挺好吃的ww」三日月老實回答,不過停了半拍後又再補充:「但是有種吃久了會膩的感覺呢。」

  「诶……我覺得不會耶?」對三日月的評價感到一絲絲的疑惑,鶴丸再次將手伸進盒裡取了根出來塞進自己嘴中細細嚼著,想藉此確認。

  「因為是鶴嘛。」三日月卻冷不防冒了這句出來。

  「摁?」鶴丸沒搞懂對方話裡的含意。

  「因為鶴是小孩子嘛w」三日月依然揚著的嘴角多添了層溺愛。

  「才不是小孩子呢!三日月才是!」鶴丸挺不高興地回了嘴,順手又抽了根Pocky出來放入嘴中,只是不同前幾次直接喀啦喀啦分節咬下肚,這次僅是輕輕將一端叼在嘴裡:「三日月。」他喚對方,聲音因為嘴裡咬著東西稍微有些含混不清,於是他伸手比劃了下示意三日月上前來咬住另一頭。

  「這樣?」照著對方的指示叼住了Pocky棒右端的三日月用眼神詢問著鶴丸是否是這樣做。

  鶴丸微微點了個頭,隨後在口中咬斷嘴裡零食左端的一節後順著變短的Pocky向前走了一步。眼神對上三日月,示意對方模仿他的動作做。

  「摁?」雖然有些懷疑,但僅僅猶豫了不到三秒,三日月就仿效著鶴丸方才的動作重複做了一次。

  一根Pocky棒並沒有長到哪裡去,頂多大拇指到中指打開的距離而已,三兩輪過去後,很快兩人已經剩下一口的距離了。渾重的吸氣吐氣徘徊在兩人之間,撲通撲通逐漸加快中的心跳似乎也能聽得清清楚楚,兩人對望,原本不是很紅的的臉頰頓時直接咻地赤紅到耳根去。靜默持續著,三日月跟鶴丸都低頭踟躕中,不知該要誰來完成這最後一口。

  終於又過了幾秒,兩人同時抬頭,很趣味的是同時兩人的眼睛也都是緊閉的,就這樣一起張開嘴各向前咬了一口,結果……

  「「嘶!」」兩人的嘴唇相撞在一起,很可惜不是那種親吻的相碰撞,是真撞!撞的兩人都疼得倒吸一口氣。

  「唔……再來!」大概是對這結果不是很滿意,鶴丸重新掏出一根Pocky要求重新再來一次。

  三日月只是笑了笑,也沒多問什麼,撫了撫經過方才撞擊後到現在還有些疼痛的唇瓣後就順著對方的意思重新就位。

  「「啊……」」第二次也宣告失敗、這次是因為Pocky棒中途斷掉了。

  「……再來!」鶴丸不甘心。

  只可惜第三次還是沒能成功。

  第四次、失敗。

  第五次、還是失敗。

  「再——」鶴丸就不相信他們倆的默契有差到這種地步,伸手進盒裡就要再拿一根出來,可是:「沒了啊啊啊啊啊!」鶴丸心中那個鬱悶啊!




end-------

終於結束了!感謝或再次感謝看到最後的各位!!

這次真的是非常遲來ㄉ賀文sorry......作者最近各種忙ㄉ焦頭爛額就體諒一下吧TTTTTTTT

打到中間ㄉ時候靈感一直斷線所以才比原本預計的拖了更久ㄉ時間(#

不過篇長倒是意外的挺ㄅ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深醉之紅_司 的頭像
深醉之紅_司

パラパラ@沒入那深醉之紅

深醉之紅_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