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柊 ✓兄弟向 ✓微腐 ✓虐向 ✓9話延伸有 ✓自我詮釋

>以上接受者請繼續往下食用,不適者請右上角關閉<

-

(前段)

  「呦,好久不見了、翼。」

  闊別了十幾年的嗓音傳入柊翼耳裡,聽著是那麼的熟悉。那感覺就像大腦觸電般牽動了他的心靈深處。

  他回頭,瞧見了那人的身影。

  「樹……鳳君。」激動不能自己而脫口而出的名字,在突然意識回自己的身分後半道改口。

  或許是長年下來待在柊家被迫積累下的習慣也說不定,回過神來他覺得光是方才喊了個字而已都變得異常的彆扭。

  「鳳君?啊……因為是柊家人的緣故嗎。」原本熟悉的稱呼讓鳳樹一時之間有些不適應。

  「翼你也真是不容易啊……」回憶起過往,鳳樹感嘆道,一邊手伸出想拍拍對方的肩膀。

  柊翼反射性的向後退開。

  「那個……叫我翼也有點……」他撇開頭,眉頭微微緊鎖,臉上那是一個欲言又止的表情。

  鳳樹知道他想說什麼,再怎麼說他們畢竟也是兄弟。或著說曾經是。

  「明白了……翼……柊。」長嘆了口氣,他感覺到心陣陣的抽痛著,重新面對柊翼的臉上卻是掛著微笑。

  柊翼垂下雙眸,內心也是百感交集、五味雜陳。

  想著大概十年前的種種,思緒也是逐漸飄回到當初……


  「吶、翼。我啊、以後想站上舞台表演呢!」

  「我也是!」

  「哦哦!翼也是嗎!!那我們以後一起站在舞台上展現最棒的表演吧!」

  「摁、約好了哦樹哥!」


  後來、柊家把他接走了。

  沒有任何轉圜餘地,他們約定好的夢想彷彿就要被斬斷。

  那時他坐在開往柊家的黑色轎車裡頭,樹哥在後頭拼命追著、喊著他的名。

  然後、

  對他許了個承諾。


  『還要一起……一起玩哦!說好了!』


  說好了。

  於是他忍下來了,這幾年他都撐過來了,因為相信樹哥、相信這個約定。他一直堅信著。

  柊家是名門沒錯,新家也很豪華,吃的穿的用的也都是最高級的。但這個家裡沒有一件事物能讓他開心起來,他很清楚原因、樹哥不在。

  在柊家,每天每天都有一堆被安排好的行程要他去完成。老爺子要他學習很多東西,他只能乖乖照做,做不好就挨來一頓打或一頓訓話。

  他很想念之前的生活,很想念從前跟樹哥自由玩耍的那段歡樂時光。但後來他漸漸沒有時間去回憶去思考了,日復一日枯燥乏味的生活徹底麻痺了他的神經,看著比賽奪冠得到的獎盃獎牌獎狀,也絲毫沒有任何情緒起伏,情感像是被封存在了心底。

  哪怕是現在,若他可以選擇,他會選擇待在原本那個有樹哥在的鳳家。

  想是這樣想,但是心裡已經起變化了。

  現在的他,重視身為柊家的身分地位,重視言行舉止,重視規矩,變得嚴謹、拘束。他被徹底束縛住了,他無法跟樹哥像從前那樣親暱。

  他們之前的關係早在他被接去柊家的那一刻起就開始變質了。


  現在他們是見面了,隔了這麼久終於。

  綾薙學園入選音樂科的榜單上有他倆的名字。

  他們都進入了月皇組。

  也不知道是老天特意的精心安排抑或著只是在愚弄他們的命運。


  到後來很快地,柊翼發現到鳳樹跟自己的不同遠遠超過他所想的。

  鳳樹追求的是更自由的照著自己的步調去發揮、去創造,而不是一昧地死板板跟著規矩走。

  雖然兩人都被選進了星路,開始朝著幼時所訂定的夢想一齊邁步出發,但是雙方所想依照的方式卻呈現了兩極化。

  最終、鳳樹離開了月皇組,退出星路。

  他卻無力攔阻。


(後段)

  「吶、謝謝你之前對我的袒護。」

  「既然知道那為什麼要離開!」柊翼不能夠接受,他沒法接受眼前這拋下自己兩次的人卻又在過了這麼久之後回頭跟自己道謝。

  「你太認真了……我可不希望看到你那樣啊。」鳳樹向前,手搭在對方右肩上苦笑著。

  打從跟柊翼重逢後,鳳樹就看清了他們倆是不可能像之前那樣了。

  「我們應該有責任要肩負起綾薙學園的未來!」柊翼大吼。

  「即便那樣會奪走後輩的未來嗎?」鳳樹反問。

  依然是那樣,柊家的身分死死束縛住翼,正因為他太認真而絲毫不知變通的看待著個身分。

  柊翼低頭不語,沉默片刻之後抬起的臉龐卻是泛著幾分悲愁。

  「我忘不了那天的約定,一直相信到現在。」眼眶裡蒙著層淡淡的哀傷,話語像是憋積了很久、悶聲悶氣的。

  「不管在哪裡都可以一起玩。」鳳樹的神情添了幾分柔和。

  柊翼明顯的動搖了,緊鎖的眉頭顫顫抖動著,緊抿的雙唇也克制不住地抖動,眼眶泛著隱隱淚光。但僅僅是小小動搖了一下,幾秒鐘後眉頭逐漸放鬆開來,低下頭去。

  鳳樹見這情況也沒說什麼,只是笑著拍了拍對方的肩膀,然後轉身離開。

  「翼。」臨走前他久違的喊了很久很久以前他對他的稱呼。

  柊翼像觸電般的抬起頭來。在那一當下、內心深處的某個開關像是被打開了,一股異常強烈的情緒湧上,淹沒了他。

  眼前熟悉的那個人,模樣回到了小時候。隨著奔跑而逐漸遠去的身影,伸出手卻是如何也觸碰不及,他攔阻不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對方漸行漸遠,直至消失在視野裡頭。


  就跟前兩次一樣。


  "實現夢想是沒有規則的,我們兩個所描繪的未來沒有交集。"

  "明明彼此追逐的夢想肯定是一樣的,卻還是不管怎麼追也追不上,一個人吹拂著命運之風到處徘徊。"

  "我們、又轉身離開了。"


  心、如刀割般的絞痛。


  『樹哥……』


  『從那天開始我就一直、一直在等待啊。』





end-------

終於結束了!感謝或再次感謝看到最後的各位!!

覺得最近一直各種被虐ry

全職傘修虐我、K伏見虐我、今天去看ㄌ"怪物的孩子"也虐我一把、這部兄弟組也超級讓人心疼TTTTTT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深醉之紅_司 的頭像
深醉之紅_司

パラパラ@沒入那深醉之紅

深醉之紅_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