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向 ✓清水 ✓羅斯阿魯

>以上接受者請繼續往下食用,不適者請右上角關閉<

-   

  早晨九點,阿魯巴準時睜開睡意朦朧的雙眼,起身準備下床。
  摁……說是下床或許太勉強了點,因為阿魯巴根本是頭朝下跌落床舖的。

  「痛……」

  今天、是每月一次西昂會教他如何控制魔力、

                         非常非常重要的一天。

  搖搖昏昏欲睡的腦袋,拍拍雙頰試圖讓自己清醒點。不過努力似乎是徒勞的,因為在他抬腳準備跨步的時候,一個踉蹌,再次進行了腦撞地運動。
  想爬起,身體卻不聽使喚。阿魯巴只好狼狽地像具屍體般動也不動地趴在監獄裡略為冰涼的地板上。
  覺得自己真的可能已經快前腳踏入棺材了,他甚至可以看到前方有隻黑天使來迎接他。

  「唉呀!原來勇者桑喜歡像這樣趴在地板上呢!」

  欸?
  抬眼一看,眼前哪有什麼天使,分明是隻自己再也熟悉不過的,頭上長了兩隻角的惡魔第一號!

  「……西昂。」

  

  晚上九點,阿魯巴疲憊的睜開雙眼。
  看看上方、看看下方,自己躺在鬆軟的床上;看看左方、看看右方,一切都跟平常一樣,沒什麼異狀。
  現在是好孩子的睡覺時間,阿魯巴該上床睡覺了哦?
  阿魯巴知道。可是、

  好像有什麼應該滿重要的事情忘記了?

  「勇者桑你是睡豬啊。」
  「摁……啊?當然不是啊!!而且為什麼不是疑問句!?」
  「是說你啊、精神恢復的倒是挺快嘛。」
  「蛤?」

  阿魯巴露出一副"完全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的表情。

  「嘛,記不清楚也正常,畢竟發生了那種事嘛——」

  西昂故意似的拖了長長的尾音,將曖昧的語句掛在嘴邊。

  「蛤?!什麼那種事?西昂你、你做了什麼!?」

  阿魯巴的臉頰唰的一下轉紅。

  啊……
  沒等到西昂回答,他倒是先想起來了。
  包括為什麼這個時間點西昂在這裡以及針對精神恢復很快這句話的意思。
  雖然花了少說三分鐘的時間,不過他到底是想起來了。

  似乎是早上起床時自己在地上昏倒了,然後……
  然後西昂來了,摁……接著自己就在這裡了!

  像是對自己的理解能力和分析狀況的能力感到甚是自豪,阿魯巴發出了嘿嘿嘿的傻笑。

  「勇者桑好猥褻。猥褻勇者。」

  一旁的西昂鄙視的盯著他看,接著又說了一句。

  「虧我還特地大費周章的照顧你三十六個小時。」
  「啊……那、那還、還真是謝、謝謝啊。」

  西昂掃了他一眼,對方正滿臉不好意思的低著頭。

  「不過話說回來勇者桑真是能睡啊,整整昏睡了三十六個小時也著實不簡單吶!真不愧是睡豬!」
  「這是什麼可怕的稱讚啊!!」

  一把拉起被子將自己罩住、雙手摀著耳朵,想藉此躲開西昂那滔滔不絕的惡言惡語。
  不過說真的……到底對方照顧了自己三十六個小時。還、還是有那麼一點點的溫柔在的啊那人。

  「所、以!為了讓久臥病床的勇者大人早日康復……明天早上五點起來去外面殲滅掉一群假熊貓吧!」
  「欸——?!

  阿魯巴要收回之前的話。

  西昂一點也不溫柔!

                         一、點、也、不!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深醉之紅_司 的頭像
深醉之紅_司

パラパラ@沒入那深醉之紅

深醉之紅_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