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向 ✓清水 ✓幼神組(逆有) ✓可能少數崩題

>以上接受者請繼續往下食用,不適者請右上角關閉<

題目出處/來源:

http://sars890119.pixnet.net/blog/post/43871466(自創題目)

幼神組的設定下收:

修多羅日曉克爾霍斯·尤基羽田太鹿

-

  • 當視線對上時的相笑(日曉尤基)

  鏗鏗鏘鏘的金屬撞擊聲。

  「吶、尤,我說你也差不多該放棄了吧?」

  「嘿~是嗎?那不是你的台詞嗎、日曉。是吧?」一揮手,發動技能化解了對方的攻擊。

  順勢往旁邊一個滑步,飛快的側蹲、一旋腳攻擊日曉的下盤。

  「怎麼樣?認輸嗎?」眼見對方吃了自己的攻擊倒地,他便一個箭步上去瞅住對方的衣領。

  「認輸認輸認輸~」日曉笑著舉起雙手做出投降姿勢,抬眼望著身前的摯友。

  尤基鬆手放開他,低頭對上對方的視線:「哼。」嘴角一個小小的牽動,勾起一抹勝者的淺笑。

  • 離開時的回眸一笑(日曉太鹿)

踩著夕陽的餘暉,輕輕地踏在那條小路上。

  「太鹿醬、好歹也是那人的兒子吧。所以打起精神來這種簡單的事,應該是可以輕鬆做到的!」日曉停下前進的步伐。回頭,衝著身後不遠處那張好似快哭出來的臉拉起嘴角笑了個漂亮的弧度。

  • 虛情假意的微笑(尤基日曉)

「哦呀?克爾是這麼認為的話那我也不反對呦~」甩甩身後三條尾巴,日曉一臉笑得無所謂的樣子面對尤基。

  尤基沒有回答他。他真的、真的挺討厭日曉魔化之後的個性。

  虛假,跟原本的日曉完全不一樣。簡直就像是變了一個人。

  • 暢開胸懷的大笑(日曉太鹿)

砰咚——

  「噗……哈哈哈哈~~」笑聲猛地炸開。

  日、日曉那傢伙!

  轉身回頭一看,果不其然。兩隻狐狸耳朵笑得跟著身體顫顫抖動的日曉不知道哪時候站在了那裏。

  「日曉!你笑什麼啦!!」

  「啊啊、太鹿醬的跌倒姿勢真的太……噗哈哈哈~」話還未說完,便又是一陣大笑。

  「嗚……日曉——!」太鹿臉上一陣青一陣白,日曉的笑聲魔音穿腦似的羞辱他個體無完膚。

  他站起來,三步兩步跨出去想把日曉的賤嘴巴給摀住。

  砰磅咚——

  可能是太急了,剛跨出去的時候只覺腳下一滑,接著就狠狠地又跌了個狗吃屎。

  「……噗、噗哈哈哈哈~~」

  • 暗地裡像賊般地偷笑(尤基太鹿)(接續上篇"暢開胸懷的大笑")

  兩人都沒發現隔了五六公尺遠的牆壁後方,一雙雪亮亮的眼睛盯著他們的一舉一動。

  「噗呵呵~真不愧是太鹿那傢伙。」就這麼一個人躲在牆後樂呵呵的笑著,像個神經病般。

  太鹿並不是無緣無故跌倒的,罪魁禍首就是這位笑得像神經病一樣的人——尤基。

  「隱形香蕉皮大作戰、成功!拿你來做實驗真是抱歉啦,不過呢我是絕對不會道歉的喔?」尤基一個人看著這景象自言自語著,嘴角依然是那抹行竊成功般的笑容。

啊啊、太鹿要是知道了準會氣炸的吧。不過呢……管他的w

  • 會錯意時尷尬的笑容(尤基日曉)

  又是一個如此令人清爽的早晨,有著一頭帥氣金色短髮的少年這麼想著。揉揉惺忪的睡眼、伸了個舒服的懶腰、耳尖抖了抖,少年輕輕吸了吸鼻子做了個嗅聞狀。

  似乎、空氣中混合著一股不尋常的火藥味。

  但又不像槍砲彈藥的那種?

  碰噹——

  就在少年正思索當頭,房門碰的好大一聲被撞開。

「日曉!!!!我的點心呢!!?」 來者的口氣露出滿滿的不悅,渾身散發著濃濃的火藥味。

  「原來是尤。」日曉為問題得到了解答而鬆了口氣。

  「什麼?!果然是你吃掉的嗎?日曉!?」房門口的尤基怒氣明顯上升了兩尺,像是下一秒就要衝過來把對方扯碎撕爛。

  床上的人不自在的抖了一下,緩了口氣後連忙說道:「如果尤剛說的點心是指昨天去買的那一大箱巧克力,沒記錯的話昨天向大家炫耀完後就自個兒當消夜吃完了一整箱喔?」語尾落下,日曉一個彈指,調出了個透明視窗到尤基面前。

  上頭是尤基本人正大啖巧克力的模樣,右下角顯示的正是昨天的日期。跟日曉說的一樣,毫無疑問。

  「欸……哦、哦哦哦——」尤基騷了騷後腦杓,尷尬地衝著日曉的臉直笑:「阿哈哈哈……我忘了嘛~~

  • 事不如意時強打起精神的苦笑(尤基日曉)

  那個人,是如此讓人想邁步追上。

                         明明兩人靠的是如此的近,卻又好像分別站在世界的兩端。

  就連個背影也碰不著。

  「啊啊、這是為什麼呢?」少年站在屋外,一手靠在欄杆上撐著頭,另一手則不自覺地向掛在夜空中的明月伸去。

  停在半空中的手緊緊的握住那輪明月。當然、手心裡什麼都沒有,他只抓了把空氣。

  然而少年卻揚起嘴角:「吶、你知道答案嗎?尤。

  •  模仿他人的笑(日曉尤基)(接續第三篇"虛情假意的微笑")

  在尤基的既定思維裡,日曉魔化前後是完全不准相提並論的。

  然而就是有人膽敢觸犯他的禁忌。

  「克爾,你真不是普通的有趣吶~」橘棕色短髮的那人這麼說著。

  臉上那讓人舒適且熟悉的笑,卻是從令人厭惡至極的口氣搭配著稱呼展現出的。

  「混蛋!誰讓你學他了?!」三兩步上前揪住魔化日曉的衣領,放出凶光的兩眼狠狠地怒瞪著他。

  「克爾好兇吶,我不就是我嗎?我是日曉啊。」說話的同時,那令尤基發怒的笑容仍掛在臉上。

  「……滾。」他累了,他反正是絕不會認同這句話的。

  尤基抿緊了雙唇,放開日曉的衣領。轉身、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現場。

  • 瀕死即將凋零的笑/隨風而散的笑容(日曉太鹿)

  「太鹿醬。我啊、其實我——」少年頓了一下,似乎是在猶豫著什麼。

  不過不到幾秒的時間,他再次動了動沾染上血沫的嘴角。吐出的是氣若游絲的嗓音。

                         「       」

聲音很小,不過應該是有確實傳達到了。少年自顧自的這麼認為著,朝著對方緩緩地露出了最後一個微笑。

  • 一成不變的笑容面具(尤基太鹿)(接續上篇"瀕死即將凋零的笑/隨風而散的笑容")

  那件事過去已經至少有好幾個月了。

  「喂,太鹿。」

  「摁?怎麼了嗎、尤基?」少年抬起頭來面向著他,臉上掛著笑容。

  「我說啊、日曉他已經不會再回來了。」

  「摁,我知道。」沒有情緒起伏的語調,臉上依舊是那副笑容。

  「你真的知道嗎……」

  「摁。」一成不變的回答、一成不變的笑容。

  自從日曉不在了以後,太鹿就一直是那個樣子。

  • 百年來的首次微笑(日曉太鹿)(接續上篇"一成不變的笑容面具")

  每天,不管是刮風還是下雨,太鹿都一定會到那座小山坡上坐著。然後就這樣,坐上一整天。

  這個習慣的養成,是從日曉不在之後開始的。而那座小山坡、是太鹿初次見到日曉的地方。

  他知道日曉會來找他、他知道的。所以他今天也過來了。

  但沒想到、剛走到半山腰,一個熟悉的身影打斷了他前進的步伐。心臟怦怦怦劇烈跳動,少年很是激動的看著坡上的人,連出口的聲音也打顫著:「日、日曉?是你嗎、日曉——?」說話的同時,兩行淚水也悄悄地從眼角滑落下。

  『太鹿醬。』那個人說道。

  「嗚……真的是你……」太鹿衝上山坡去,一把抱住對方。卻抱了個空。

  日曉帶著歉意笑了笑,好像早就知道會這樣似的:『抱歉,太鹿醬。放你一個人在這邊,對不起。』

  「日曉,我……」開口想說些什麼,話語卻通通堵塞在嘴裡。

  『沒關係的,一切都沒問題的。所以、太鹿醬要好好照顧自己,連我的份一起活下去好嗎?每天來這裡等我,真的很謝謝你。』說到後面,日曉發現自己的聲音也哽咽了起來。

  太鹿沒有回答他,只是一個勁的哭著,默默地點了頭。

  『最喜歡太鹿醬了。』

  一模一樣的場景、一模一樣的話語。日曉的笑容,也和那時候一模一樣。

  隨後,日曉的身影開始逐漸模糊。

  「我也是最喜歡日曉了!」當時沒能來得及回覆的話,現在說出口了。趕在日曉完全消失前的前一秒好好地傳達出去了。

  赤金色的雙眼對上對方的黃紅色。在那抹笑容面前,太鹿也好好地回給了一個大大的微笑。

  • 為了迎合他人的廉價笑容(日曉日曉(魔化版))

                         那是在你還沒出現之前的事。

  『聽說新上任的魔王大人的私生子是個很沒用的廢物呢。』

  『就是說啊,還仗著魔王大人的權勢讓大家都得對他卑躬屈膝的,明明只是個廢物。』

  左一句廢物、右一句廢物。日曉小時候就是在這種環境下長大的。

  其實他並沒有其他人說的那樣仗著權勢、他也並不是個廢物,真要說起來的話他的力量是足以摧毀整個魔界的。他知道,其他人只是眼紅忌妒、羨慕自己罷了。

  大家總是趁著魔王不在或不注意的時候欺負日曉。他倒也不反抗不抱怨,只是像個職業服務員一樣,端著招牌笑容,說著:「好的,這就按照您的吩咐去做。請稍等一下。」

  • 眨眼而逝的笑容(日曉太鹿)(接續上上篇"百年來的首次微笑")

  就在他也對日曉說完喜歡之後,日曉的身影就徹底消失了。

  以後是真的再也不會見到他了吧,還有他的笑容。不過就算是這樣,他也會好好地記住日曉的。

  沒錯,那個並不是什麼最後的微笑、並不是什麼轉瞬間就會失去的笑容。

                         那會是永恆存於自己心中的掛念。

  • 被約束的笑/禁錮的籠中笑(日曉日曉)(接續上上篇"為了迎合他人的廉價笑容")

  那天、似乎是自身內在起的反應,心靈深處有什麼東西蠢蠢欲動著。

  「喂、臭小子,還不趕快拿酒來!」平時最喜歡吩咐自己做東做西的那人,算好了魔王已出城不久後,大剌剌的坐上日曉他專用的御椅。

  然後,就在他剛坐好的時候,一道身影旋風般的劃出去將他踹倒在地。

  「臭小子你幹什——」

  「摁?說什麼呢你。」是自己的聲音。

  日曉很訝異自己的動作跟語氣,那不是照著他的意識做出來的。似乎是早上那個蠢蠢欲動的另一個自己?

  「堂堂一個魔王之子用尊貴的腳踩住你骯髒的頭吶,還不說謝謝?」另一個自己加重了對腳下人頭的施力,臉上似乎也掛著相當令人恐懼的微笑。

  「……謝謝。」

  「話說你道謝怎麼那麼小聲呢,平時不是很有力的對我呼來喚去的嗎?摁?看來果然需要一點小小的懲罰呢~沒想到你原來是這麼期待嗎,不早說。」自顧自地說了一長串的話,也不讓對方有任何回話的機會。另一個自己抬手施放出日曉他的得意大技"強制改造"。

  「啊啊啊啊啊——」慘叫聲頓時爆起。

  「啊、看來你還挺享受的嘛不是嗎w」另一個自己繼續保持著臉上那徹頭徹尾沒停過的笑容。然後扔下他的作品坐上了屬於自己的御用椅。

  『吶、另一個我。』他沒有開口,跟日曉用心靈溝通著。

  『有麻煩的話我是可以出面幫你解決的,你這人太溫順了。』

  日曉沒有回答他,只是靜靜地聽著。

  『以後不准再露出那個迎合那種爛傢伙的笑容了,請囚禁起來吧。你應該是要對更值得的人露出等價的笑容。』

  『啊對了還有。請多多指教,另一個我,我是魔化後的你——魔化日曉。』語畢,嘴角勾起了弧度更大的笑容。

  • 讓人感到無比安心的笑容(日曉尤基太鹿)

  他們相信日曉的笑容是真有一種非比尋常的魔力。

  「尤、太鹿醬。我覺得有你們在真是太好了呢!」

  兩人對視一眼,也勾起嘴角:「有日曉你在也真是太好了!」他們對著眼前的人,和那個總是能讓他們感到非常安心的笑容。

 

 end-------

終於結束了!感謝看到最後的各位!!

這是第一次寫自家cp的文呢,而且還是用自己的題目wwwww

不知道各位喜不喜歡幼神組呢www?大家最喜歡裡面的那一對呢www?

在打上面這個15題的時候,總覺得日曉有種大哥哥的感覺呢!對太鹿很照顧,對尤好像也有種特別的執著?

不過因為是第一次用的角色所以各方面的性格抓的還不是很穩呢,希望以後可以讓大家看到性格已經抓到成熟的幼神組!

感謝各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深醉之紅_司 的頭像
深醉之紅_司

パラパラ@沒入那深醉之紅

深醉之紅_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