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人 ✓拆角色技能(?) ✓角色回歸完全人形(去掉犬耳犬尾)

>以上接受者請繼續往下食用,不適者請右上角關閉<

題目出處/來源:

http://titlelist.lofter.com/post/1ecf0a_721637

設定下收:

犬塚司角色技能列表

-

  • 噩夢的開始

  鐵銹味。腥紅色。濃煙四竄。

  以往或在腦中、或在遊戲中常常出現的場景,如今是那麼的真實呈現在眼前。「喂、不是吧……?」一名約莫十五、六歲的少年默道。

  其實也並沒有說很驚訝什麼的,只是、一切是來的如此迅速。

  • 沒有一個人

   少年踏出已被轟炸的破爛不堪,完全不能夠稱作"房子"的建築物。外頭的世界、也已是殘缺不堪。

  「啊……」放眼望去,那街上是橫屍遍野,到處都有斑斑血跡。

  有那麼一瞬間,嘴角忍不住下意識地想要上揚。沒錯,少年是那種將"殺戮"視作遊戲的人,一般情況下來說他是沒可能會對眼前這景象產生什麼理念偏差的。

但是現在這是怎麼了?這什麼情況?!

  對於沒有產生興奮感,反而被一種以往所沒體驗過的恐懼感給埋沒的心,少年感到渾身從頭到腳的不舒服。驚愕、害怕、畏懼。好大一串負面情感明顯的一一從他臉上掠過。

  「啊啊啊——!!」崩潰似的喊叫聲從抱著頭、屈膝跪在地上的少年口中發出。

  無人應答。

  • 食物短缺

  喊叫聲一直持續到幾分鐘以後。

  恐懼感已被稍稍壓下,取而代之的是空腹所產生的強烈飢餓感,以及持續的喊叫造成的口乾舌燥。少年站起身來,回頭瞟了眼勉強能認出的自家住宅後,踏著沒有絲毫猶豫、沒有絲毫眷戀的步伐漸行漸遠。儘管腦中仍處於在一片空白的狀態,但有一個念頭是絕對異常清楚的。

必須找到食物。

  • 救還是不救

  走沒多遠,少年已經有了新發現。

  那是一條瀕臨垂死邊緣的狗兒。渾身染著大小不一的血斑,肩頸上似乎有道挺嚴重的口子,就連身上也帶著許多深淺不一的傷口,唯獨那雙眼眸,透徹地跟什麼似的。狗兒望著他,隱隱約約中像是在期盼什麼。

  少年站著沒動。在他的理念裡,殺戮跟死亡,兩個相輔而成的字彙勾不起他的任何一滴同情或是類似的情感。好比說假如面前哪怕是有個人當著他的面死亡了,他也不會有一絲一毫的動搖的。更別論眼前這條畜生了,傷口這麼多、八成是早晚要死的,何必剝奪牠死亡的權利,讓牠在這樣子如同末日的世界中苟延殘喘呢。

  肚子再次咕嚕嚕的叫起來,少年回過神,視線從狗兒上移開準備再次啟程。

砰——

  邁出的右腳下一個強震,少年整個被大爆炸彈飛出原地。同時那個瞬間,意識被硬生生的剝奪。

 

  約莫過了幾個小時,少年再次睜開雙眼。臉上有什麼濕濕的東西。警覺心頓時浮上,他費力地朝前方看過去。

  「是你……」眼前的是先前見到的狗兒,現在正賣力地舔著他的臉頰。

  少年艱難地從地上坐起身來,意識的逐漸回歸讓他明白了幾個鐘頭前發生的事。

真敢吶、在那種地方設置未爆彈。

  少年檢查著身上被方才爆炸造成的為數不少的傷口。腹部那裏,一陣陣劇烈的疼痛感傳來,顯然的是目前最嚴重的傷口。對一個未爆彈只造成了這種傷害,少年不禁慶幸自己命大福大;同時身為一個殺戮遊戲愛好者,他也沒少給設置這廢物傷害的未爆彈的人員一頓極負面的批評語。少年沉浸在自己的情緒裡,腰部卻被什麼東西推搡了一下。

  「啊,忘記你也在這了。」望著眼前的狗兒,少年不自覺的將手放上牠的頭頂,逆著毛撫摸著。「話說回來你救了我吶。」從剛才自己甦醒後的景象來判斷,應該就是這條狗兒舔醒牠的不會錯。

  少年陷入思考。很明顯,這條狗在看著他被未爆彈炸飛的當下,毫不猶豫的就趕來了,雖然只是舔醒他這種聽起來感覺沒怎麼樣的動作,但這倒底是對一條狗來說所能對昏迷不醒的他做的最大幫助了。要是沒有牠,搞不好自己就這麼一覺不醒了也說不定。"救還是不救",很顯然的這條狗選擇了前者。那麼他自己呢?

  答案非常明顯。他已經差點犯錯一次了,這次、他絕對不會再犯下同樣的錯誤。

  • 廢城

  繼續往前走著,少年發現、

  以往熱鬧的小鎮,現在如同死寂一般。

  • 夜幕降臨

   時間流逝的很快。不知道是否是末日效應,今天的夜來的特別快又特別黑,就好像末日初臨時的那樣迅猛。黑暗很快地吞噬了整片大地。

  少年並不急著繼續趕路,他已經找到了目前維生所需要的食物,況且、他這也不過是在漫無目的的亂走亂繞而已,他能去哪?到哪去景象都是一樣的荒涼悽慘。於是他很快領著狗兒到一座廢墟,準備在這裡過夜。

  • 暴風雨席捲的夜晚

  很重的濕氣。少年知道暴雨就快要來了。

  他背靠著一面崩塌的牆,將肩上的背包卸下來,右手在裡面翻找著什麼。一條長型麵包、一卷繃帶。少年伸手將麵包掰成了兩半,其中一半直接塞進自己嘴裡咀嚼著、另一半則扔給了身旁臥伏著的狗兒;接著用最快的速度給自己身上的傷口換了新的繃帶。他知道眼前這條被自己牽來的狗兒身上也有著傷口,但是他卻沒也給牠換上新繃帶。

  理由很簡單,這條狗中了病毒,而且是那種發病之後會無差別攻擊周遭任何生命體的強力病毒、無解藥。他很清楚這種病毒的威力,因為在更早之前,研發這玩意兒的那個瘋狂科學家就失手將他自己也給感染上了。那科學家是他的朋友、而在接到這消息後這位朋友更是直接被他給親手了結了。這種病毒,在發病前的幾個小時內會開始加強感染者的生命力、行動力、以及其他各種能強化感染體的力量。少年開始就覺得奇怪了,當時他被那場大爆炸彈飛了足足有幾十公尺遠,憑什麼一條垂死邊緣的狗能有這樣的體力到自己身邊,一直到後來檢查了狗兒的傷口才確定了原因。

  狗兒這會已經啃完了少年扔來的麵包,勾著頭就蹭來了他身邊。少年雖然沒明顯阻攔,但卻朝旁稍稍挪了挪身子。他也不知道這病毒會不會直接感染,但總是小心著點比較保險。

  暗沉的空中已有不少響雷斷斷續續地傳來,預告著暴風雨馬上要上演了。少年正數著呢、到第十三道雷打響時,嘩啦嘩啦嘩啦的暴雨席捲而到。

  • 黎明第一槍

  暴雨過去了。

  少年無力的睜開雙眼。一直處於半睡半醒中的的他,顯然精神狀況沒有多好,睡眠效果極差。

暴風雨的露天外宿、嗎。

  他苦笑著、輕嘆了口氣,視線轉向了旁邊伸長手就能觸及的狗兒。狗兒渾身顫抖著,原本透澈的雙眼現在布滿了血絲,仔細一看的話還能發現牠原本茶褐色的毛髮從尖端開始漸漸黑化。少年曉得,牠體內的病毒正在進行最後的侵蝕,要不了幾秒鐘,這條狗就會翻臉不認人開始對他進行咬殺了。少年沒有產生任何的情緒起伏,只是默默地從背包翻出了他接下來需要的東西。

  砰——

  清脆的一聲槍響。「抱歉了吶。」對被自己開槍打死的狗兒說著道歉的話,但是語氣中卻沒有任何相應的歉意,反而是嘴角一抹肆意的笑。

  遠方,天空嶄露一片魚肚白。黎明了。

  • 廢墟中伸向天空的手

  簡單收拾了一下隨行物品之後,少年再次啟程。

  離開前,他回頭瞅了眼躺在地上已無氣息的狗兒,然後視線隨著移到天空中。黎明的天空很清澈、就像他初次見到狗兒那時候牠的眼瞳。少年下意識的往那片無邊際清澈伸出手去,眼神透露著某種神祕未知的嚮往。但僅僅持續了幾秒鐘,他很快地收回手,左右晃了晃腦袋將腦中連自己都覺得可恥的想法清除掉,轉身、帶著輕笑邁步離開。

  • 日記本的最後一頁

  街道上仍舊空無一人。少年也就是繼續漫無目的地走著,然後找些看起來較完整的房子殘骸進去搜刮一番。他運氣很好,不到幾小時的時間已經連續搜刮了五棟房子了。眼前這是第六棟,是一間用紅磚砌成的房子,是目前在較完整的六棟中最破的一個;大門已不知去了哪裡,屋內屋外玻璃碎了滿滿一地,半個房子的磚塊也鬆動崩塌在地,屋內就不說了,凌亂的像是什麼過境一般。

不過勉強還可以。

  少年在房內四處搜索著,把一些生活必需品全塞進了背包內。他走進一間似乎是這家子小孩的房間,左右掃了兩眼,看起來似乎沒什麼可以拿走的東西,於是少年轉身想走,右腳卻踢到了什麼東西。

一本日記本。

  少年露出了饒有興致的表情,俯身拾起那本日記、翻開。

 

  x年x月x日 天氣晴

  今天也是個好日子呢!不過在學校的體育課居然跑一跑就昏倒了……果然體力越來越差了啦!

  在保健室待了一整個下午,有冷氣吹又有床躺,班上的同學反而都對我很羨慕呢www

  啊、時間到了!現在得去小銀家一起做報告了!

 

勉強看完了第一頁,他整個興致早已被消磨殆盡,但想說後面可能有什麼有趣的東西,耐著心又往後翻了幾頁。少年失望的發現都是這種日常心情記事。

  「怎麼都是些沒營養的東西啊……」他很是不滿的咂咂嘴,然後隨手將日記本給甩到一旁。

  但緊接著,少年卻再次被躺在地上的簿子給吸引住。上頭被摔翻開的那頁、有四個字勾起了他的注意。

 

世界末日。

 

  「喂喂、發現有趣的東西了吶。」少年微笑。

 

   x年x月x日 天氣陰

  天空的顏色很髒、很渾濁。鐵鏽味跟煙鞘味很重。

  大人們開始互相猜忌到現在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不知道他們都是如何在猜忌中扮演勝方的角色?

  因為感覺大人們越來越少了。

 

  不知道是不是世界末日到了……

  • 撕裂

  少年將記載著“世界末日”的最後一頁狠狠撕下、然後以一種狂亂迷幻的眼神目視著手上的紙張。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幾近瘋狂的詭異笑聲迴盪於空蕩蕩的房中,顯得格外陰森。

  少年接著將紙張舉到頭頂上,讓光透過紙張進入到眼中。紙張上有早已乾掉的血跡,現在因為透著光而變得瑩光瑩光的,加上折射作用,豔紅的好像新鮮血液一般。

  「呵呵。」不同前些分鐘那種瘋狂的笑聲,這次是很普通的冷笑,但少年臉上的病態表情讓人不由得又猶豫了幾分。

  僅僅笑了那兩聲,少年便閉上嘴巴。房內頓時一片安靜,仿佛是時間靜止般。十秒、十秒過後,留下的是一堆碎紙屑以及遠去的腳步聲。

  • 無聲地崩塌

 

心智的絕對崩壞。

 

  • 集體自殺

 

  那是在世界末日倒數前一天的事、某某明星高中發生了全校集體跳樓自殺事件。沒有任何報導、生還者只有全學年翹課的一名二年級學生——犬塚司。

 

  • 怒吼的火光

  第二個夜晚了。

  坐在一座坍塌牆面後背方的少年雙眼直勾勾的盯著面前一團自己燃起的篝火。就像是之前發生過的效應,末日似乎也影響到了這團看起來沒什麼特別的火焰。那烈焰熊熊燃燒著,張牙舞爪的伸出火焰觸角肆意的舞動,時不時迸出的火焰星子則是蓄意似的盡往少年身上飛去,火光更是尤其兇猛,伴著霹靂啪啦的雄亮聲響、整團火像是隻正在不斷怒吼的猛獸。

  • “你能逃出去嗎?”

 

「不逃、也不是能不能,我殺出去、而且絕對成功。」

 

  • 狂奔

  篝火依舊燃燒著,只是原本注視它的熾熱視線已消失無蹤。少年此時正處於睡夢中,在夢裡,他不斷的奔跑著。視線放到後頭,可以見到黑壓壓的一大片,此時正以少年為分界線,前方是光明的、後方黑色那片則是以驚人的速度飛快的侵蝕著每一處光明。

  少年的速度也很快,但仍舊不及它侵蝕的速度。

  • 被吞沒的大地

 

  一點一點、少年的身影很快淹沒了在黑影當中,不過它還不滿足,狼吞虎嚥的繼續它的進食。光明處越來越少、越來越少,直至整片大地被它吞噬殆盡,它才罷休。

 

  • 公路上行走的孩子

  在那幽暗的大地上尋找著出路,他來到一條崩塌的高速公路。路面到處坑坑疤疤的、而且還斷的很澈底,少年也不急,慢吞吞的左右晃悠。

  幾分鐘過後,他在高速公路中央的地方停下腳步:「搞什麼鬼……」雙眼不斷來來回回掃視右前方幾公尺處。那裡有個跟他長的一模一樣的人朝他的方向走來。冒牌貨少年低著頭,學他剛才的動作慢吞吞的晃過來。

  咻匡啷砰——

  著火的藍色大卡車。冒牌貨少年飛去撞上道路斷裂的保護圍欄。

 

  一切都在短短幾秒鐘內發生。

 

  少年臉上寫著訝異的表情,接著轉為莫名的恐懼。他並不是害怕、比較貼切的說法像是整個呈現呆滯放空狀態。冒牌貨少年始終沒有抬頭,直到剛才那部大卡車撞上他前、他對少年擺了一個非常詭異的笑容。

  • 請殺了我

 

 

                         「 」

 

 

  那時、擺著詭異的笑容的那個他說了一句話。

  • 龜裂

  少年驚醒過來,此時還正是半夜而已;只見他坐起身子,開始思考這個夢境的意義。

 

冒牌貨就是自己嗎?還是其實他現在還困在夢境裡呢?搞不好這個才是假的世界?真的自己已經死了?

 

  思想逐漸從邊緣開始龜裂。

  • 紅色的海

  空虛感襲遍全身上下。

  少年茫然的抬頭、再低頭、再抬頭,朝右邊遠方望過去。在夜幕的籠罩下,本該是深藍黑色的海面,現在居然是以深暗紅色呈現在他眼中。

 

猶如血液般的海。

 

  • 來不及說出口的告別

  他覺得奇怪,伸手想揉揉眼睛確認自己所看到的怪異景象。溼漉漉一片、少年伸出的手摸了把血,再延著血流逆向摸索,摸到額頭一道大傷口。

  「怎麼搞的……」嘴裡忍不住對自己一陣碎碎唸。

  少年抖抖肩,把背包卸下來,取出紗布想給自己包紮;但眼前突然漆黑整片,重心不穩的他馬上一秒朝腳下跌去。在那片漆黑之中,他又再次看到了自己,不過這次是不同於前幾次所見到的。這個他……是幼年時期的他、是還跟爸爸媽媽幸福在一起的他、是處於清澈時期的他。小孩子的他就站在離他幾步遠的地方,兩個再也熟悉不過的人一左一右的並列在他身旁;他們臉上都掛著微笑,不斷地向他揮手。

  「嗚……」腦袋中被封藏已久的回憶一瞬間洶湧浮現,少年試圖站起身子上前去,但雙腳卻不聽使喚。他沒有放棄,改站為跪,他是死也要拚勁全力爬過去。

  像是老天在同他惡作劇似的,前方三人的身影逐漸模糊,直至完全從少年眼中消逝,「啊啊啊……!!」雙手環抱著頭,臉上露出了痛苦不能的表情,少年崩潰的發出喪心般的吼叫。

  • 騙子

十年前的夏天。

 

  『小司來許願望囉www』

  『摁!那我要爸爸跟媽媽永遠跟司在一起w!』那年他剛滿六歲,許了跟以往五年一模一樣的願望。回答總是"好好好wwww"和一個溫暖的大擁抱,忘記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這一切都消失了。

  

騙子、騙子、騙子騙子騙子騙子騙子騙子騙子騙子騙子騙子騙子騙子騙子騙子騙子騙子騙子騙子!!!


大騙子。

  • 在毒氣中沉睡

  意識依然沒有恢復,少年仍舊被困在那個只剩下自己的漆黑牢籠。

  空氣逐漸稀薄,呼吸越來越困難,整個身體像是爬滿螞蟻般的麻癢刺痛。

  • 我還活著嗎

  「我大概要死了吧。啊不、或許已經死掉了也說不定。」

  他也覺得自己很可悲,要是以前、他一定會說:「什麼還活著嗎。我是絕對不會死的。」

  • 高空墜落

  身處不見五指的漆黑正在逐漸斷裂;那段裂開的縫隙並不是光明,而是更為深沉的黑。少年正朝那裏急遽墜下。

  也不知道經過了多久,身體依然沒有墜地的觸感,只有周遭漸漸吞噬自己的暗沉。

  • 崩壞前的最後一分鐘

 

不單單是心智了,整副身心已經進入完全崩壞的領域。

 

  • “你會陪著我嗎?”

  「吶、說好了哦。不陪著我就殺了你哦?」空洞的聲音迴盪在漆黑中。

  • 一起閉上眼睛吧

  總是有人說,人在死前、從出生到現在的記憶會像幻燈片一樣在眼前快速播放一次。

  以前不懂,對這個說法他一直是嗤之以鼻;現在他了解了。

原來就是像這樣子呀。

  少年閉上雙眼,細細品味著腦中的畫面。

  • 晚安

  身心俱疲,這十六年過得不是很像樣。一顆星、他給自己的這段人生打了低下的評分。

  「晚安。」希望來世、可以過得更精彩。

 

 

end-------

 

終於結束了!感謝或再次感謝看到最後的各位!!

這篇感覺被我拖好久呀XDDD

不知道各位有沒有感受到一丁丁末日的感覺了?這次的主角用了作者我的人設唷,大家覺得如何呢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深醉之紅_司 的頭像
深醉之紅_司

パラパラ@沒入那深醉之紅

深醉之紅_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