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警戒
刀亂(三日鶴)、K(伏八)、戰勇(羅斯阿魯)、全職(傘修)持續坑底中。不定期更新,CP幾乎逆可無雷,請放心交流~如有覺得哪裡能改進歡迎隨時提出指教或意見!最後、請大家在這裡能做到彼此互相尊重,謝謝(*´∀`)~♥

✓清水 ✓三日鶴 ✓現代paro ✓同居 ✓雛鶴 ✓大俱利亂入 ✓短打
>以上接受者請繼續往下食用,不適者請右上角關閉<

-

  外頭風雨大作。明明是早上,卻連半點太陽都沒露面,全被沉重灰黑的烏雲給遮蔽了。街道上到處是被強風放倒的行道樹跟招牌,運氣好的話還可以剛好撞見一部汽車或者一整排的機車從面前像蒲公英被暴力吹開似的、東倒西歪飛馳而過。除了少部分一些地基較高的房子或者大樓,其餘大部分的房子都多少淹了點水。颱風天嘛、大家都忙得不可開交。

   三日月宗近也不例外,昨晚颱風登陸的時候就吃不好睡不好了,今早還五、六點多疲憊的忙著收拾家中放在地板上的東西,把他們全部移到高處。可這些還都不是最麻煩的——

  「三日月、三日月!窗戶一直叫!!」小孩子稚嫩的嗓音傳到他耳中。

  他嘆了口氣、回頭,完全不出乎意料地看到鶴丸國永正興奮的蹦蹦跳跳往他這邊跑來。「鶴丸乖、那不是窗戶在叫哦,那是外面的風跟雨打在玻璃上發出來的聲音。」蹲下身來跟對方小小的身子取得平視,三日月宗近拍了拍他一頭的雪白柔髮,耐心解釋著。

  可不料對方一聽到這般理性的解釋,腦袋馬上產生抵制反抗意識:「三日月都亂說!三日月騙人!」不滿的嘟起嘴巴,手高舉起胡亂地甩動著過長的袖子拍打在青年臉上。

  三日月宗近能說什麼,對方還是小孩子而已呀,幹什麼跟他認真呢?想到這裡,他不禁為方才自己那番理性言論感到好笑。「對對對、剛才三日月不小心說錯了,其實那個是窗戶在跟鶴丸說話哦。」說完,青年將手擺在耳朵旁做成招風狀,眼睛微瞇,彷彿在聽取風中的訊息。

  「哦哦!好像祕密探員、三日月好厲害!」清澈的雙瞳放大了不知道多少倍,裏頭閃爍著興奮崇拜的光芒。鶴丸國永耐不住只在一旁看著他的動作了,自顧自地開始模仿起來。

  兩人就這麼聽著、聽到忘我。連外頭有人狂按門鈴都沒聽見。

  「奇怪……出門了嗎?」一頭深棕色頭髮的青年在門外等了半天見沒人回應,總結了這麼個結論,轉身離去。

  「三日月!我聽到了哦、剛剛風裡面有鈴響的聲音!是在說他很開心嗎?」孩子睜開眼,歪著頭天真地問道。

  「摁、應該是哦w」配合著鶴丸國永的話回答著,正想再說些什麼的時候,驚覺了剛才對話中的異樣:「鶴、鶴丸剛才說有鈴響是嗎?」神色有些緊張不自然地望向一身雪白的小孩。

   鶴丸國永疑惑地望著他,點了點頭。「糟糕了、是大俱利伽羅!我居然給忘了……」青年有如大夢初醒般、神色匆匆地衝至門口,但一打開來卻連個鬼影子都沒見到,只有迎面而來的狂風暴雨跟……孤零零躺在地上一盒溼透的紙盒。

  「啊……」三日月宗近上前,默默地撿起地上的那盒東西,轉身退進屋裡。門口已經有人等著他了,此時正迫不及待地搶著要看青年手上的紙盒。

  「鶴丸、先跟你說聲抱歉……」看著把紙盒搶去的孩子,他默默對著他報以苦笑。

  「巧、巧克力,限量版的刀劍巧克力!融化了……」從驚訝欣喜到僅僅維持了一兩秒不可置信的表情,最後、鶴丸國永開始嚎啕大哭。

「鶴、鶴丸乖!三日月再請大俱利哥哥幫你買一盒好不好?」早就料到會有這種結果,三日月宗近連忙趕緊上前去安撫對方受創的幼小心靈。

話說鶴丸你的哭聲真的不是普通的大啊~

青年右手輕拍著鶴丸國永的背、左手一邊摀著被震倒發痛的耳朵,在心裡獨自讚嘆著小孩子最威力的哭攻。

  混合著哭聲的雨勢,感覺更猛更有威力了。這個、看起來會變成強颱吧。

 

 

end-------

 

終於結束了!感謝或再次感謝看到最後的各位!!

這裡是結尾廢、差點棄搞的作者

不過這篇只是一時心血來潮打的颱風應景文而已,所以不用太認真啦~(#

蘇迪勒君有對大家放出攻擊嗎?記得要在家不要出去哦外面可是很危險的<

話說真是個爛颱風呀、害我的cwt泡湯了,我只需要可以放假的颱風就好了不需要會讓我家後陽台淹水的颱風啊!真是太不盡責了逆、蘇迪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深醉之紅_司 的頭像
深醉之紅_司

パラパラ@沒入那深醉之紅

深醉之紅_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結月
  • 看來即使是颱風,也抵不過鶴丸的哭聲要來得令三日月苦惱啊XD(爺爺加油吧!)
    話說,限量版的刀劍巧克力是嗎?我也好想要啊~(滾#)
  • wwwww看來照今年那麼多的颱風侵襲、爺爺應該八成會被鶴丸弄癱吧XDDDD(#
    日本那邊應該會有這種東西www這邊最想要ㄘ的是鶴丸做的巧克力哦欸嘿✰

    深醉之紅_司 於 2015/09/03 20:27 回覆